香港心水挂牌主论坛 > 业余棒球 >

从爱好者联盟到商业化在最洋气的上海棒球能起

2019-08-25 19:53 来源: 震仪

  过去十年,杨俊在通讯行业工作的同时,业余时间几乎扑在了一支叫做 Fingers 的棒球队上。

  直到今年 5 月底,46 岁的杨俊正式出任上海奥盛棒球俱乐部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兼法人代表。工商资料显示,这家成立于 2016 年 4 月的公司,注册资金为 100 万元,投资方是国内民营企业 500 强之一的奥盛集团。

  杨俊曾是棒球运动员,在 中国棒球之父 梁扶初的四子梁友义执教的球队打过球。给他生活带来变化的是 2015 年底结识了奥盛集团主席汤亮,后者是个体育迷,也喜欢棒球。

  随后的 2016 年初,奥盛冠名赞助 Fingers。 一年 100 万元,让我把俱乐部做好,好好推广棒球。汤亮先生让我没了后顾之忧,而且这只是开始。 杨俊对懒熊体育说。

  如今的 Fingers 旗下已拥有 5 支队伍:3 支成年队和 2 支青少年队。杨俊回忆说,Fingers 最初那几年的运营都是自掏腰包, 每年差不多需要三四万元,买装备,租场地,请教练都要用钱。渐渐地规模、投入都大了,最近这几年,每年差不多(要投入)10 万吧。

  Fingers 棒球队的发展是目前国内棒球市场的一个缩影。根据《中国棒球产业中长期发展规划 ( 2016-2025 ) 》的数据,中国现有约 50 块普通棒球场,12 支省级专业棒球队,注册球员 1 千余人,业余棒球队近 2000 支,棒球特色学校 500 余所。由于棒球的普及程度相较于一些大众运动要低很多,在学校的推广力度也不大,再加上商业化程度相对低,业余棒球俱乐部几乎都是创始人自己掏钱经营。

  中国的棒球基础比较薄弱,现在(国内)棒球市场算是刚起步,路还长。 杨俊说。

  位于上海浦东新区张杨北路 2700 号的上海高尔夫训练中心被一大片绿化带包围着。每到周末,都有百来个孩子头戴棒球帽,或戴着手套、或挥舞着球棒在此训练。他们是上海 8N7U 棒球联盟的学员。

  作为上海 8N7U 棒球联盟的创始人,需要常常奔波于中美。他年轻时是专业棒球运动员,退役后曾担任江苏省棒球队主教练,2009 年入职 MLB 中国棒球发展中心任助理教练,2013 年担任中国少年棒球队教练。

  做一家公司推广棒球运动是的梦想。2015 年 9 月,成立上海霈锦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他找来了王艳和顾颖俊,合力办起 8N7U。

  王顾二人都有专业棒球相关背景。在加入 8N7U 之前,王艳是一名国家级建筑师,顾颖俊也在一家国企工作。现在,王艳成了 8N7U 副总经理,主管市场运营;顾颖俊是 8N7U 联合创始人兼副总经理,主要负责青少年培训业务。

  身为上海 Running 棒球队创始人之一的晓冬则是因为留学日本和棒球结缘。Running 如今是上海棒球圈内最具名气和人气的球队之一,隶属于飓龙棒球联盟。上海的飓龙棒球联赛就是由这个联盟主办,Running、Fingers 等球队都会参加。飓龙棒球旗下还有主做少儿棒球培训的 最棒球 青少年棒垒俱乐部。

  现年 35 岁的王震坤也是 Running 的创始人之一。十多年前,上海有个彩虹杯棒球赛事,就是他和同为 Running 创始人的杨敏等人办起来的,也是如今飓龙棒球联赛的前身。王震坤说棒球早已是他生命中的一部分,他的妻子也热爱棒球,是 Running 队员,并负责一些少儿培训。

  目前在上海,一共有几十支业余棒球俱乐部。家树、唐睿俊等人组成的 Greengrass 也是这样的一支球队。目前球队成员 12 人,有学生,也有从事摄影、法律等职业的白领。他们利用业余时间一起练球,自筹经费参加一些比赛。家树说: 像我们这样,就是一群人自娱自乐。要加入也没什么门槛,只有一个条件——必须发自内心的热爱棒球。

  《中国棒球产业中长期发展规划 ( 2016-2025 ) 》显示:由于场地缺乏、人群结构、相关政策等因素,中国棒球运动还处于刚起步阶段,基础相对薄弱,棒球产业尚处于雏形,产业规模小,棒球产业融合发展态势还未能形成。

  让王震坤记忆深刻的是多年前他在上海办过的一次棒球体验活动。当时来了 20 多位带着孩子的家长,有的懂点棒球,有的完全不懂。体验完毕,谈及开班收费,家长们一哄而散, 就一个留了下来 。

  而如今,家长会主动带孩子体验棒球。王艳告诉懒熊体育: 北上广深等地的整体棒球氛围比早几年都好了很多,其实练棒球并不像有些人想象中那么烧钱。

  拿青少年培训来说,8N7U 的常规会员费是一年 10800 元,还有一种以家庭为单位的会员制度——爸爸和孩子一起上阵,分别组队训练,也可以一起进行亲子活动;妈妈们则负责训练时的服务工作。后者一年收费 14600 元,约训练 40 课时,每年还有外出打比赛的机会, 一般是在上海周边城市,比如无锡,总共两天,不另外收费,这等于是年费中的增值服务, 王艳说。

  据了解,目前 8N7U 的会员有接近 400 个,2016 年营收近 500 万元。不管赚多赚少,至少棒球市场在升温, 顾颖俊说。

  上海业余棒球联赛的规模也比以前大了。2012 年飓龙联赛的第一季比赛只有 9 支球队参赛,如今已发展到 26 支球队,包括来自苏杭、台湾地区的球队和上海当地的一些美日韩商会。这个联赛一年打春秋两季,共 160 场,收取参赛球队 2000 元的报名费,同时给参赛球队发放相应的奖金。随着联赛规模的扩大,也开始受到企业关注。2016 年的飓龙联赛就获得奥盛集团冠名赞助 30 万元。此外,8N7U 也有联赛,总共 10 支队,外加一支外部球队,分成两个组别比赛。

  相关的政策也在推动着棒球发展。《中国棒球产业中长期发展规划 ( 2016-2025 ) 》明确指出:要创造发展条件,突破发展瓶颈。

  杨俊表示,Fingers 现在还是靠租场地训练, 主要是租足球场,一年租场地(的费用)差不多 30 万元。 在获得了奥盛的投资后,他计划在上海建造一个棒球训练基地, 开始规划了,去看了徐汇、闵行等几个区的场地。

  8N7U 已经有了在高尔夫训练中心的两块棒球场。今年 8 月,其在浦东张江高科园区的室内基地还将建成投入使用,室内面积有 800 多平方米,有多功能厅、餐饮区,室内训练区,室外还有一块小型训练场。王艳称之为 一个棒球文化体验的综合体 。

  而早在三四年前,飓龙联盟就找到了上海一些区教育局相关部门,和一些尝试棒球运动试点的学校展开合作,以充分利用学校的场地资源。飓龙联盟旗下的 最棒球 ,每年会有三个月时间在浦东和浦西开培训课,每个学员 12 节课,报名费 3000 元,最小的四五岁,主要是一、二年级学生,目前一共 4 个班。

  8N7U 也在积极地与校方进行一些合作,派教练带着装备走进学校,让孩子在学校就可以体验简单的投接球、击打。一旦孩子有了兴趣,就可能成为潜在的俱乐部会员。顾颖俊坦承,私立学校的学员转化率更高, 能达到 50%。

  2020 年东京奥运会,棒球将成为正式比赛项目。这显然将加快棒球在中国的发展速度。

  杨俊告诉懒熊体育,奥盛棒球接下来的计划很多,比如扩大青少年培训规模,为专业队输送好苗子, 目前来我们这里培训的孩子,大部分是学校带出来的,我们肯定要对外招生的,但要一步步来。 他说, 要做得规范化,训练环境、教练团队都要再升级。

  等到大框架搭建起来,杨俊还要做培训 + 旅游,尽管这不是什么新鲜玩法了,但在棒球领域,这一块的确具备市场潜力。杨俊透露,已经有旅游公司在找他洽谈合作。

  困难和希望并存,杨俊也看在眼里。他不止一次强调 做棒球急不得 。杨俊很认可目前担任上海上港集团足球俱乐部总顾问的徐根宝当年做崇明足球基地的那一套。包括这些年自己的资金投入,他也当做是价值投资, 方向是对的,将来会有回报 。

  对于未来,晓冬则说得更直接: 我接触过一些投资人,眼下他们对于棒球并不是十分有兴趣,有些现实原因,我非常理解,也认同一些投资人的观念,没错,想短时间赚大钱就别玩棒球了,目前国内的棒球市场是需要长远布局的。长远来看,棒球赚不赚钱?我的答案是非常肯定的。